最新消息:

过敏的人为何越来越多

鼻炎知识库 bikang 163浏览 0评论

前不久,我国北方多个城市相继出现雷雨天哮喘患者增多的现象。在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学系主任尹佳医生的诊室里,就有连夜从呼和浩特赶来的“雷暴哮喘”患者。

实际上,对公众来说还很陌生的雷暴哮喘,尹佳早在20年前就在中国夏秋季花粉症患者中观察到了。

“20年前,来自内蒙古的患者告诉我们,每逢8月下旬到9月初,当地急诊室哮喘病人就爆满,而且雷雨天哮喘症状更重。”尹佳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说。

不过,专家认为,雷雨天不常有,雷暴哮喘只是短暂偶然事件,且可防可控,公众不必为此恐慌,真正应该重视的是如何避免过敏。

雷暴天气成超强“分解器”

下雨原本是令花粉过敏患者感到高兴的事,因为水会让空气中的花粉颗粒沉降,从而降低花粉浓度。可为什么雷雨天会适得其反呢?

当前季节,正是北方地区蒿草、葎草的花粉期——从8月持续到10月。这类植物的花粉量巨大,比如每个蒿草花囊中就有5000多粒花粉,因其体积较大基本止步于人体的上呼吸道,从而引起打喷嚏、鼻塞、鼻痒、咳嗽、流鼻涕、流眼泪等过敏性鼻炎症状。

“北方干旱易刮风,这些花粉会飘散在空气中,遇上雷雨天气,在电荷和水分的双重作用下,花粉发生膨胀和破裂,被分解成更细小的颗粒,从而很容易被吸入人体下呼吸道,引发剧烈哮喘。”尹佳介绍说。

雷暴这个“分解器”并不只作用于花粉,霉菌是另一个引起雷暴哮喘的罪魁祸首。今年北方地区雨水明显增多,杂草里的潮湿环境会滋生很多霉菌,在风的助力下,致敏霉菌颗粒和花粉一起飘散在空气中,引发哮喘。

极易被人忽视的霉菌是导致我国儿童致敏率最高的“元凶”,比尘螨致敏还普遍。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主任关凯对《中国科学报》表示,京津冀地区0~5岁过敏儿童,致敏率最高的过敏原是交链孢菌,随着年龄增长,树木和杂草的花粉致敏率迅速升高,多种花粉同时过敏的情况愈发明显,病情会更重。

对大多数人而言,雷暴哮喘听起来很陌生,但它已经存在40年了。早在1983年,英国就首次报道了雷雨天气后哮喘病人快速增加的情况。之后,加拿大、意大利、澳大利亚等国家也常有雷暴哮喘发生。

在我国,2018年9月,陕西榆林出现雷雨天气,48小时内当地医院的哮喘病人激增。关凯分析发现,这些病人中,57%的人以前从未患有过敏性咳嗽和过敏性哮喘,属于直接首次出现剧烈哮喘发作。

“为避免雷雨把大量被雷暴击碎的花粉小颗粒碎片带到空气中引起过敏,易过敏人群最好在雷雨天气后在室内待一段时间再外出。”北京市园林绿化科学研究院总工程师赵世伟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建议。

据尹佳长期临床研究发现,中国北方地区夏秋季花粉过敏患者中哮喘比例高达53%,而且蒿草和葎草花粉诱发的哮喘症状严重,夏秋花粉诱发的哮喘并不是只有在雷暴天气时才会发生,天空晴朗伴刮风的日子也会发生,严重者哮喘间断持续10~60余天甚至更长,直至霜降才能平息。她表示,哮喘并不可怕,雷暴哮喘也只在特定时期才会出现,大家不必恐慌,只要手边备有平喘药,及时吸入药物都能有效控制症状。

“花粉过敏最青睐15~55岁这部分人群。”尹佳说,很多人对过敏性鼻炎不当回事,长期放任不管,大约有一半以上的过敏性鼻炎患者在5~9年后会发展为过敏性哮喘。而查出过敏原,并有针对性地进行脱敏治疗,是目前阻止过敏性鼻炎发展成过敏性哮喘的唯一方法。

不用“签证”就轻易入境的敌人

一到春天和秋天,医院变态反应科门诊室里总能看到很多“猪鼻子”,这是花粉过敏患者的标配。很多人反映,花粉引起的过敏症状比往年持续更久,战线从十几天拉长至一个多月。

“因为全球气候变暖,使得世界各地的花粉季延长。”尹佳介绍,加拿大杂草花粉季自1995年至2009年延长了3周多;美国春季花粉季开始得更早;英国、波兰和意大利的花粉季节也均有延长。

关凯表示,全球气候变暖加剧直接导致降水线向北、向西移动,原本的干旱地区雨水增多。这会促使杂草在原本没有的地方疯狂扩张,导致空气中的花粉浓度连年升高。

尹佳提到,我国蒿草和葎草花粉过敏存在地区差异,像呼和浩特、榆林、赤峰、大同等海拔稍高的地区以蒿草花粉过敏为主,而北京、天津、山东等平原地区以葎草花粉过敏为主。

与春季主要引起过敏症状的圆柏、侧柏花粉相比,秋季的蒿草和葎草花粉引起的过敏时间更长、症状更重。尹佳介绍,这两种花粉都易引起哮喘,因为它们的蛋白含量非常高,致敏性极强,而且葎草花粉导致的哮喘症状会更严重,如果你每年8月至10月出现咳嗽或喘息,很有可能对它过敏。

很多深受花粉过敏折磨的患者对蒿草和葎草深恶痛绝,部分地区为了缓解花粉过敏情况,还采取了地毯式清除蒿草、葎草行动。但每逢春秋季,空气中的花粉浓度依然居高不下。

国内有大气生物学研究团队用8个数据模型分析发现,北方地区除了有“土著”蒿属花粉外,还有很大一部分花粉不用“签证”,直接从蒙古、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邻国吹过来。这部分花粉入境有多轻松呢?假如在6级风的助力下,仅用一天一夜就能吹至1000公里远。

有一年,关凯在满洲里地区度假时站在中俄边境上,看到我国这边的杂草只是过了膝盖,而俄罗斯那边的杂草竟有一人高,因为那边人烟更稀少,所以杂草长得更加旺盛,产生的花粉量也就更多。“所以说,治理花粉过敏问题并不简单,不能单靠某个城市、某个省去实施,这甚至需要跨国合作以及广泛的联动参与机制。”

为什么过敏的人越来越多?

如今,全世界的过敏患者越来越多,包括花粉过敏、尘螨过敏、霉菌过敏以及食物过敏等。甚至很多人从婴儿时期就有过敏症状。尹佳在榆林义诊时也发现,前来看病的低龄儿童食物过敏和特应性皮炎明显增多。

还有一个现象是,城市人群过敏发病率明显高于乡村,经济发达地区高于落后地区。生活水平高、受教育程度高的人群的子女及本人更易患过敏性疾病。食物过敏和严重过敏反应发病增多。

这不禁让很多人提出疑问,为何现在过敏的人越来越多?

在中国医师协会第六届变态反应医师分会年会上,瑞士过敏和哮喘研究所所长Cezmi Akdis以一个新视角和观点解释说,1960年以后,有35万种新的物质没有被控制地引入到人们的日常生活,这些物质有些最终成为污染物。

例如,西方发达国家两次过敏大流行的关键时间点是:1960年,表面活性剂和酶被引入洗涤产品中,导致了以后过敏发病增多;2000年,乳化剂被强势引入到洗碗剂中,造成过敏的第二次大流行。

为什么这些洗涤剂的引入会导致过敏病人骤升呢?

尹佳介绍了一种上皮屏障假说,正常人的皮肤、消化道、呼吸道等上皮细胞组织之间有紧密链接组织,与人体共生的微生物在这些紧密链接组织中发挥作用。但是,洗涤剂、表面活性物、乳化剂等会破坏与人体共生的微生态环境,造成上皮黏膜的漏洞,导致外来有毒物、有害微生物和过敏原容易通过这些漏洞侵入人体,产生炎症,诱发过敏。

现代化带来的生活方式的改变,已成我国过敏性疾病发病率大幅提升的重要原因。尹佳提到,尤其是一些有洁癖的人群,用洗发水、沐浴露的频次很高,就算自己没有过敏症状,其后代也极易患上过敏性疾病。

“实际上,人体微生物的丰富度和过敏息息相关,人与自然环境的接触丰富了人体微生物菌群,促进免疫平衡,预防过敏和炎症性疾病。”尹佳呼吁,应当从孩童时代就多接近大自然、阳光、农场环境等,减少洗涤剂的频繁使用,保护人体的上皮屏障。

专家建议,轻症花粉过敏患者可以采用对症治疗的抗组胺滴眼液、鼻喷剂,严重者可口服抗组胺药,整个季节用糖皮质激素鼻喷剂。针对哮喘患者,手边常备平喘药,及时规律吸入药物能有效控制症状。对从无哮喘症状的夏秋季花粉鼻炎患者,为以防万一,建议也备一支救急的吸入支气管扩张剂。

转载请注明:鼻康-鼻炎患者之家 » 过敏的人为何越来越多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